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羅馬神話 >

俄狄浦斯在科羅諾斯

來源:未知 閱讀:
神話故事導讀:
在經過鄉村城市,曠野荒山的長久流亡以后,一天黃昏,俄狄浦斯和安 提戈涅來到大樹林包圍著的一個和平的小村子里。夜鶯在樹林中飛動,空中 飄揚著它們的悅耳的歌聲。正在開花的葡萄藤放散著沁人的芳香,灰色的巖 石半為桂枝和橄欖樹所蔭蔽。即使俄狄浦斯雙目

    在經過鄉村城市,曠野荒山的長久流亡以后,一天黃昏,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來到大樹林包圍著的一個和平的小村子里。夜鶯在樹林中飛動,空中飄揚著它們的悅耳的歌聲。正在開花的葡萄藤放散著沁人的芳香,灰色的巖石半為桂枝和橄欖樹所蔭蔽。即使俄狄浦斯雙目不見,他的其他的感官也使他感到這里風景的美麗和可愛,而由于他的女兒的敘述,他更知道他們必是來到了圣境。遠處可以看見一座城池的城堡,經安提戈涅詢問,才知道這是屬于雅典的地方。因為走了一整天路,感到疲乏,俄狄浦斯就坐在石頭上休息。但一個過路的村人卻要他站起來,告訴他這是圣地,不能為人們的足跡所玷污。他說他們如今是在科羅諾斯,并已來到明察一切的復仇女神們的圣林,復仇女神們乃是雅典人尊敬復仇女神的另一稱號。現在俄狄浦斯知道他已到達流亡的終點,他的困惱的命運即將解除。他的風采使村人轉念,決定讓外鄉人仍然留在這里,只是將這事報告給國王去。

    “你們的國王是誰呢?”俄狄浦斯詢問,因他流浪了這樣久,早已不知世界上的事情。

    “你聽說過忒修斯——我們的高貴而威嚴的國王么?”村人回問。“他的聲名已經傳遍了全世界!”

    “假使你們的國王真的這么高貴,請將我的口信帶給他,請他到這地方來。告訴他我以最大的報酬祈請他一點微末的好意!”

    “一個瞎眼睛的人有什么可以報酬國王的呢?”這農人微笑著,半可憐半嘲弄這個外鄉人。“但是,”他又沉思地說,“假使你不是雙目失明,你的高大的身軀和莊嚴的臉面還是會引起我尊敬的。所以我將如你所說地將你的要求告訴國王和我們本國人。請留在這里,聽我的回信。讓別人來評判你是否可以留下或必須離開。”

    當俄狄浦斯又獨自和安提戈涅在一起時,他站起來,俯伏在地上,虔心地祈禱復仇女神,這黑暗與地母的三個女兒,她們選擇了這幽靜的地方作為她們的住所。他向她們禱告:“你們引起恐怖,但你們也是慈愛的,請你們實現阿波羅的神諭!請指示我生命的道路,并告我是否我還得比過去遭受更多的災難。請憐憫我吧,啊,黑夜的女兒喲!啊,雅典城喲,請憐憫站在你前面的國王俄狄浦斯的影子,因他雖然還在呼吸,但他的肉體早已死去。”

    他們的寂寞并不久。當態度高貴的者瞎子坐在不許俗人停留的森林里休息的消息傳遍全村時,村里的長老們都很吃驚。他們走出來,聚集在他的周圍,想禁止他進一步污瀆圣地。但當他們知道這盲目的老人被命運女神所驅逐時,他們更加恐慌,因為他們怕神祇也同樣會降罪給他們,如果他們容許這個為神祇所厭棄的人停留在圣地。因此他們要求他即刻離開。但俄狄浦斯請求他們不要將他從他的流亡的終點趕走,這個終點已經由神祇預言過了。安提戈涅也婉言哀求他們。“如果你們不憐惘我的白發蒼蒼的父親,”她說, “那么,為了我的原故,為了我這個無辜受罪的人的原故接受他罷。給我們以我們所不敢想望的東西,給我們以你們的好意吧。”

    村人們還在躊躇著究竟憐惘外鄉人還是敬畏復仇女神,這時安提戈涅看見一個女子向他們走來,她騎著一匹小馬,臉面半為旅行帽遮蓋著。一個仆人騎著馬跟隨在后面。“這是我的妹妹伊斯墨涅!”她驚喜地叫著。“她正帶給我們家里的消息!”這真的是國王俄狄浦斯的小女兒,她下了馬,在他們的面前站著。她和一個忠實可靠的人離開忒拜來告訴他的父親國內的情形。好像他的兩個兒子都面臨著自己招惹來的災難。起初由于他們家庭的厄運威脅著他們,他們想將王位讓給他們的舅父克瑞翁。后來他們對于父親的記憶逐漸消失了,他們就悔恨過去的沖動,并要求權力和國王的榮耀和威嚴,同時兩人互相嫉妒起來。波呂尼刻斯以長兄的權利首先做國王,年幼的厄忒俄克勒斯不滿意他所建議的輪流辦法,乃慫恿人民叛亂,奪取王位并驅逐他的哥哥。據說波呂尼刻斯已逃亡到珀羅奔尼撒的阿耳戈斯。他在那里娶了國王阿得刺斯托斯的公主,得到朋友和盟國援助,正要興兵報復,以武力威脅本國。同時一個新的神諭宣示:國王俄狄浦斯的兒子們如無父親即毫無作為。假使他們要求幸福,他們必須找回他們的父親,無論他已死去或者還活著。

    這便是伊斯墨涅所帶給她父親的消息。科羅諾斯的人民都愕然地聽著。俄狄浦斯也站立起來。“原來是這樣!”他說,他的瞎眼的臉面上放射著國王的威嚴的光輝。“他們要求一個流亡者一個乞丐的援助!現在,當我已成為廢物時,我會是他們所請命的人么!”

    “是的,”伊斯墨涅繼續說著。“因為神諭如此,我的舅父克瑞翁會即刻到這里來。我是趕在他的先頭來的。因他將盡力說服你,或者挾持你到忒拜的邊地,以便由于你的出現滿足神諭的要求,因而對他自己和厄忒俄克勒斯有利,但又不致褻瀆忒拜城。

    “這是誰告訴你的?”他父親向她。 

    “在得爾福路上的巡禮的人們。” 

    “假使我死在忒拜附近,他們會將我葬在忒拜的土地上么?” 

    “否,”女兒回答。“你的血腥的罪惡使他們不會這么做。” 

    “那末,他們永遠得不到我了!”國王悲憤地說。“假使我的兩個孩子貪求政權更甚于愛我,神祇便會使他們永久成為死敵。假使他們要我裁判他們的爭端,那末,現在執持王杖的人便應讓出王位,被逐出的人也不應當回歸故土。只有我的兩個女兒是我的忠實的孩子。讓我的罪過不要連累她們罷!我為她們,祈請神祇降福,我為她們請求你們的保護。給我和她們以援助,你們的城也將得到報酬和光榮!”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
安徽时时彩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