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其他神話 >

懶神造山

來源:未知 閱讀:
神話故事導讀:
出處巴拿馬 大家一定知道拉丁美洲吧?拉丁美洲在遙遠的西半球。它東臨大西洋,西臨太平洋,北起北緯三十多度處的墨西哥,南至南緯五十多度處的阿根廷,縱貫南北回歸線和赤道。東西不闊而南北狹長。有人說,地球上陸地的形狀,好似有人從北極倒下一盆稠稠的粥

出處——巴拿馬

    大家一定知道拉丁美洲吧?拉丁美洲在遙遠的西半球。它東臨大西洋,西臨太平洋,北起北緯三十多度處的墨西哥,南至南緯五十多度處的阿根廷,縱貫南北回歸線和赤道。東西不闊而南北狹長。有人說,地球上陸地的形狀,好似有人從北極倒下一盆稠稠的粥,地球轉呀,轉呀,這粥向南淌呀,淌呀,分布得不均勻,不規則,卻一直向南奔去。結果,就形成了一塊塊北邊闊、南邊尖的倒三角狀的陸地。用這種理論來形容拉丁美洲,是最形象不過了。  

    拉丁美洲有世界上最長的亞馬遜河和最大的沖積平原,有著名的安第斯山脈,還有許許多多火山。這兒僅活火山就有九十多座,世界上最高的活火山圖彭加托火山,就坐落在拉丁美洲南部的阿根廷境內。拉丁美洲不但火山經常爆發,蔚為壯觀,還時常有地震發生,是世界上地震最頻繁的地區之一。這一切,加上茂密的森林、咆哮的長河、變幻無常的大海,使得拉丁美洲充滿了神秘色彩。這里至今還有許多無法解釋的自然現像之跡在困惑著科學家們,遠古時代的人類就更覺得大自然神秘不可測了。于是,他們用充滿瑰麗想像的神話,解釋自然,在想像中征服自 然。下面的故事,就是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的巴拿馬土著印第安庫納族人的一則神話。

    在久遠的世界初創時期,世上的一切都還十分簡陋、原始。 那時,只有天,沒有地,大海像橫沖直撞的野馬,滿世界亂逛。 眾神之父、太陽神奧瓦從水底撈出砂石,鋪成堅硬的大地,讓它承起萬物;又在月圓時砍來千年古藤,做成千萬條拴住大海的帶子,不許它再亂沖亂跑。干完這一切之后,奧瓦看著平坦的大地和蔚藍的、平靜的海洋,滿意地說:

   “嗯,地有了,大海也安靜了,我該休息休息了。你———” 他命令自己的大兒子,“去做地上的神,讓你的后代在大地上定居,他們的名字叫做 ‘印第安人’,靠耕種和漁獵為生。你———”他轉向二兒子,“去做水里的神,你的后代要生活在水里。你要留神系好大海的帶子,別讓海水跑到陸地上去。”

    兩個兒子領命而去,奧瓦把最年幼的三兒子奧洛幾圖爾留下,在天宮里過起悠閑的日子。

    大兒子的后代在大地上耕作漁獵,他們種莊稼,獵野獸,蓋起房屋,筑起宮殿,生活得很幸福。二兒子在大海里繁衍了許多魚、蝦和貝類,供人們捕捉。他還經常運送人們從這里到那里,人們十分感激他。

    可是,二兒子是個粗心大意的家伙,他常常忘記照看系住在海的帶子,海水沖呀,蕩呀,帶子慢慢給掙松了,掙脫了,就掀起滔天巨浪,跑到平原上奔騰咆哮。人們辛辛苦苦建設起來的一 切,都轉眼之間給卷入大海,無影無蹤了。許多人被卷入大海,又成了魚蝦口中的美味。幾天之后,當水神想起照看系住大海的帶子時,風浪才會平息下來,海水才像被一位大力神重重地甩回大海似的,乖乖地安靜下來。

    奧瓦的二兒子實在是太粗心、太貪玩了,所以海水沖上陸地的事情時有發生。人們恐懼至極,想不出制止海水泛濫的辦法,只好祈求天父奧瓦拯救他們。他們長跪在地,向上天發出悲哀的祈禱。
    天宮里的奧瓦聽到了人們的祈求,十分生氣。他把二兒子叫回天上,嚴厲懲罰了他。他命令二兒子要忠于職守,絕不允許海水再出現在大地上。二兒子唯唯諾諾地答應著,回大海去了。果然,大海和大地安寧了許多日子。

    可是,水神的馬虎大意真是不可救藥。他倒是小心得多了,卻照看了東邊,忘記了西邊,照看了南邊,忘記了北邊。海水還是不時或多或少地沖上陸地,人們的苦難還是沒有消除。人們又 在向他們的祖先太陽之神奧瓦哭訴了,請求奧瓦拯救他們。奧瓦明白,必須有神去幫助人類擋住海水才行。
    奧瓦決定讓小兒子奧洛幾圖爾去完成這項工作。他叫來奧洛幾圖爾,對他說:  
 
  “你的兩個哥哥都下凡去了,也盡力按照我的旨意行事。現在,大地上需要一位神 去拯救人類,我希望你也像你的哥哥一樣,到人間去做你應該做的事情。
  
    奧洛幾圖爾在天上生活得很舒適,不愿到大地上去拯救什么人類。他滿臉不高興,問父親,“我到大地上去干什么呢?”   
  
    奧瓦向他講述了大地上發生的事情和人類的祈禱,告訴他說:   
  
  “你要做的事,僅僅是使大地的邊緣變得高聳,擋住海水的威脅而已。” 
  
  “好吧!” 奧洛幾圖爾答應了,心里卻還不清楚該怎樣使大地的邊緣高聳。把它的邊緣卷起來嗎?怎樣卷呢?

    第二天早晨,他起床之后,就想起了父親交給他的任務,心情立刻變得不那么愉快了。可是,當他透過粉紅色的朝霞向下界張望的時候,不禁又笑起來了:

  “父親真是多慮。海那樣溫柔,那么平靜,對人類會有什么威脅呢?一定是二哥把拴住大海的帶子重新系牢了。地上的人們真是太膽小了,況且,光禿禿的大地實在乏味。我沒有什么必要匆匆忙忙下凡去了,明天再說吧!” 他打了個哈欠,伸伸懶腰,走開了。
    第二天,第三天,天氣晴朗,大海平靜。好幾天過去了,什么災難也沒發生,奧洛幾圖爾也一直呆在天上。他已經完全放了心,到后來,連看都懶得看下界一眼了。他對自己說:
  “我是在尋找一個合適的辦法。找到了,我自然立即下到人間去的。”

    就這樣,奧洛幾圖爾一天天拖延,拖延,直到有一天,被父親叫到面前:

   “為什么大地還像從前一樣平坦?為什么大海的吼叫仍然使人們恐懼萬分?你為什么留在天堂里遲遲不去人間?”
    奧洛幾圖爾立在父親面前,內疚使他抬不起頭來,父親怒氣沖沖,他的心怦怦亂跳。他說:

   “請息怒,父親大人。求您原諒我辜負了您的器重和期望。可是,我確實一直記著您的吩咐,在尋找制服大海和幫助人類的最好辦法。只是,至今還沒有找到。”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
安徽时时彩开奖视频